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苏靖/童话】小段子

旧文重发,很奇怪以前发过却找不到了。


精灵族里生出来的男孩子都叫做精灵王子,他们游荡在森林里,树叶会亲吻他们的额头。

待到他们十五岁,就手牵手的围在最粗的那棵银杏树下,等待着秋女的选择。

第一个被叶子砸中的精灵王子将会被送到森林的尽头,接壤着黑色雾气的河边经营那间开了至少五百年的酒馆。

而同样的,藏在黑色雾气之中的巫师一族也会选出来一个男孩子,他们拥有共同的使命,酿造这世间最美味的酒水。


“喂,八字胡,那边有你的族人喝醉了,处理一下”

“没空,叫那个精灵男不要再招扑蛾子进来了”


“梅长苏,我最后再说一...

+

【殊琰】家庭

 @wind   谢谢你的坚持。


他从未觉得如此难堪过,少年人的心思被展露在白花花的日光下,无处躲藏。

都怪你,可你毫不自知。


1.

梅长苏哼着歌带着一身湿气回来就看到那个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傻笑的男人,并非是个陌生人。

“林叔叔好”

在一切东窗事发或者说撞上南墙之前,他都愿意维持这一种稳定的状态。附加在表面上的斯文有礼和乖巧懂事都是梅长苏用来求生的手段,但他不承认这是虚伪,不过是他在父亲压迫之下产生的本能罢了。

“小苏回来啦,快坐,吃水果”

笨拙,这是梅长苏对他的评价,笨拙的想...

+

二十六岁的你

在某一天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不依附,不包含

你只是你

也许很多人喜欢上了岳岳

但是我们更爱岳明辉

一样的祝福:平安喜乐…

+

太可爱了

TiAn缇安:

 新来的小弟弟
补个完整版  

+

[卜洋岳]病态爱情

注意避雷
搞链接搞得我筋疲力尽

+

[娄岳]寄宿 1


私设

避雷关键词:

领养,叔侄(非血缘),未成年

本章节年龄:10vs18

“儿子,这是爸爸的朋友,你岳叔叔”
“呦,小萝卜头,叫爸爸”
“滚吧你,小崽子皮了是吧”
“娄哥,不是你说的吗?让我做你儿子的干爹!”

“小岳,你今年多大?”
“十八”
“你娄哥我二十二那年就有小萝卜了,你也得抓紧啊”
“哥哥,赶紧擦你的枪吧,我才十八,刚成年!”
“这次任务完事儿我给你介绍一个啊,我弟弟家那女孩儿特漂亮”

05.16内奸案结果通报
行动五组阵亡名单:
比目鱼、泥鳅、蝼蚁

娄滋博不记得自己在这里跪了多久,四周都是白色的花,还有穿着黑西装不断更替的人流。大多数人都是陌生的,可他们却十分自作主张的想要揉他的头发...

+

【洋岳】拯救大魔王计划

1

岳明辉第一次知道,风是能入骨的。绵软的风像是女人的吻,吹过来的时候你毫无防备,缠绵似水酥麻入骨。

很不爽。

李英超捧着刚刚被漂亮姐姐塞到手里的冰糕犹豫着吃还是不吃,他岳叔此刻正站在姻缘桥的正中间,双手伸开如展翅之鹰,不顾及两侧被挤得只能前后而行的年轻男女。若是这人知道自己偷吃东西,怕又会要死要活的了。

“宝贝儿,你知道什么是爽吗?”

突然被叫到名字,李英超赶紧跑到他身前。

抬手把被风吹进嘴里的头发一根根薅出,岳明辉一看小孩儿那嫌弃兼并恶心的眼神就知道他想歪了。孩子大了不好管了,这一天天想的都是什么,这破扬州遍地都是青楼,多好的孩子也得被带坏了!

“...

+

【灵岳】Fallen


他承认他有点酗酒,却不像是那些嗜酒如命的醉鬼,他只是痴情于酒精影响大脑的那种神经高潮。

等从那种枯燥又充实的训练生活里喘出一口气的时候,岳明辉才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一个恶习,也不怪他,就像那些年被藏在树下的宝盒,长大的孩子在时间里无奈的把它忘记。

有多久没喝酒了?

上一次好像还是北京的几个伙计庆祝他回国,狂欢了一整夜。不给喝酒这件事儿冠上恶名是岳明辉对那迷人心智的液体的尊重。他不会在迷茫的时候喝个烂醉来逃避,也不愿意在痛苦的时候借着酒劲儿发疯,在他的眼里这样的习惯是不健康且幼稚的。也许念过书的人确实比较有想法,越是伤心的时候反而更懂得自我控制。

可书上说,这是变相自虐。

灵超捧着在秦姐办...

+

© 六月一日开始戒酒 | Powered by LOFTER